首页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开挂 第十九章 无极圣墟剑(第二更求订阅!)

第十九章 无极圣墟剑(第二更求订阅!)

    燕昊兴奋的搓着手,脸色涌现一抹潮红。

    真的是太激动了。

    终于能够开启修炼了。

    只有开始修炼,才能掌握强悍实力,最终才能打倒那个王座上的身影。

    相比于燕昊掩盖不住的兴奋,安寒就淡定许多了。

    今天的她,身着天蓝色的宽大练功袍,小巧可爱的睫毛一眨一眨,显示出她没有表现的那么平静。

    只有经历过黑暗的人,才知道光明的可贵。

    魏龙将两人的神情变化看在眼中。

    这两位徒弟,在幼年有遭逢变故,精神有异于常人。

    “燕昊你是我第一个徒弟,我传授你《无敌五行拳》,这是一部无敌法,最为切合你的天赋。”

    魏龙指尖出现一道流光,轻轻点在燕昊的额头之上。

    他道“以无敌之心,驾驭此法,望你不要坠了我的名头!”

    “是,师父。”

    燕昊轻轻闭上双眼,感受着突然多出来的种种感悟,忽而重重点头。

    其胸口处,五行不朽宝骨散发神光,将他包裹。

    内在的惊人神异,以及‘三百五行骨文’、‘无敌水法拳’打下的坚实基础,在这一刻化为最深厚的资粮。

    魏龙收回手指,望向安寒。

    “你是我第二个徒弟。我传授你《造化玄功》,夺天地之造化,这是一部有敌法,注定不寻常。”

    魏龙再是一指点出,在安寒额头上一触即收。

    他轻声漫道“这部功法,要以有敌之心驾驭,方能不迷失自我。当记住,我曾经告诉你的话,真正强悍的功法,不是功法本身,而是驾驭功法的人。”

    “是,师父。”安寒也是郑重回答。

    安寒心中浮现大量感悟,《造化玄功》一点点分解。

    这部功法,注定有敌于天下。

    而若是修炼到极致,当能够战尽天下,成就无敌。

    纵横吞噬,造化玄奇,皆在其中。

    有敌、无敌,殊途同归。

    魏龙见二人进入修炼状态,不由点头。

    燕昊有其父燕立丰,以及自己铸就的根基,而安寒也有多年在神圣之地的磨砺,以及万灵池的洗礼,已经有了很好的开始。

    至于最后能走出什么样的道路,还要看他们自己。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

    魏龙做完了自己应做之事,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有这两个徒儿,还有灵墟洞天。纵使我他日脱离这方界域,这个世界也依然会打下我的烙印,成为我的形状。”

    魏龙一步踏出,唤来一名弟子看顾二人。

    而他则来到了自己的修炼大殿。

    轰隆!

    一道火红如同岩浆的锁链从魏龙手上抽出,另一条气息截然相反的锁链,相伴而出。

    “毁灭新生”

    魏龙望着手上的锁链。

    这两条锁链,是洗练金身骨架的收获之一。

    “在破败中新生,在废墟中崛起、造化的尽头是腐朽,而腐朽的尽头,则是造化。”

    魏龙手猛的一合!

    两道锁链相融合,化为一柄长剑,红白相间,闪烁着神异光辉,气息惊人。

    完相反的法则锁链,完美融合。

    这正是圣墟经的终极真意所化。

    魏龙手中无极法则之力浮现。

    给其镀上一层超薄的膜。

    极致的透薄。

    似乎什么都没有,但魏龙手中的长剑,威能却直接成倍提升。

    自创宝术无极圣墟剑登峰造极

    “这把剑的威力,比无极光暗双环还要强上一些,毕竟在开创无敌法之前,圣墟经是我一直主修的功法。”

    魏龙将无极圣墟剑收起,“这是我的第四板斧,再次扩充了斗战手段。”

    无极圣墟剑,有两道法则组成,再加上无极之力加持,不亚于中品神兵。

    自魏龙走出无敌法,无极法则演化万法,任何一种力量,都能在他手中化腐朽为神奇,而原本就神奇的力量,威能将大幅度提升。

    魏龙的路,越走,越宽了。

    “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从灵墟洞天所在的南荒,到大燕王族,不断酝酿。而风云王朝也发出了参战说明。而大宣王朝和天照王朝也在观望。”

    雪神王报告天莽神王。

    此刻,雪神王在一处隐秘宫殿之内。

    她没有回铁沙城。

    曾经南荒万神殿的主宰者,再也回不去她的大本营了。

    这处隐秘宫殿,在南荒与大荒的交界处。

    靠近钢铁之墙,并且处于地下,光线阴暗。

    只有数位心腹真神跟随着雪神王。

    原来南荒的神裔、神子,在神殿维持局面,并未被雪神王带在身边。

    神裔、神子并未完成就神体,情绪易爆炸,雪神王不敢把定时炸弹放在身上。

    若是再出现一次因矿藏而牵扯出来的诱拐事件,或者其他敏感事件,雪神王敢肯定,自己会死。

    她有这个自知之明!

    “你做的很好,真的非常好!我会为你向师尊请功!”

    天莽神王先夸了一边雪神王,又提出自己的要求,“继续收集资料,密切关注魏龙的行踪,尝试能不能深挖这场战争出现的原因。”

    雪神王切断通信,扫视自己的四位心腹真神,“走吧,我们要改换根据地。”

    “神王,我们之后的行动怎么办?”有手下问自家神王。

    “之前怎么做,现在就怎么做。”

    雪神王眉头微微一皱,“有关灵墟洞天,还有魏龙的情报,我们从灵墟洞天附属势力那里打探。多花点霞玉没有关系,但不能暴露我们。”

    雪神王带着手下离开。

    来到南荒一个多月,她从没亲自收集过什么消息,都是直接花费代价购买。

    而且还是用化名。

    雪神王贯彻自己最初的意志。

    无论发生什么,她都只是一条没有感情而又冰冷的咸鱼。

    安第一,绝没有错!

    另一边,天莽神王挂断通信,神色抑郁。

    “安乐王再次和神殿闹了矛盾,可是我无法得到更进一步的消息了。”

    天莽神王最先得到的是燕王燕尘将要参战的消息。

    之后才是雪神王从南荒传来的信息。

    因为自家办事不利,总殿提供的帮助,在逐步消减。

    而且事关安乐王,不容易打探。

    安乐王和万神殿的关系动态,一直是机密消息。

    一位皇族皇子的支持,能给万神殿带来极大的好处。

    特别是当世皇太子赵君无威势无双,给万神殿带来极大的压力,迫使万神殿需要皇族内部盟友。

    “神王,有发现了!”

    令易谋一反常态,找到天莽神王,语气急促,“通过查找各地的记载,以及地方志,在六十多年前,燕都附近的一座城池,莞城,曾经有类似预知能力出现。”

    令易谋手中捧着一本书,在掀开的那一页上面,有几行字。

    大概意思是一个老者在路上行走,告诉一个人三天内不要出城,否则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被告知的人是金丹修为,没有听信。

    出城后,果然被一只流窜的遗种杀死。

    被告知的人是城中城主之子。城主想要寻找提醒老者,而其已经不见。

    天莽神王将书籍拿来一看,这件事只用了十来个字记录,非常简洁。

    他没有令易谋那么乐观,“能确定么?会不会是当地人编的故事。”

    “不好说,我已经派人去莞城确定了。那座城池在都城附近,三十年浩劫里没有多少损伤。虽然时间有些长了,但应该能找到。”令易谋回答。

    “易谋你做的不错!”天莽神王点头,“无论有没有收获,只要是出现的线索,那就要查!”

    等到令易谋出去,天莽神王端坐在神座上良久,才喃喃自语,“终于有线索了!也算是双喜临门。”

    哗啦啦!

    只听一道锁链声响起。

    天莽神王身上的巨蛇身影,骤然化实,头咬着尾巴,形成一种诡异的训循环。

    一道法则锁链被他一点点拽出来,融入巨蛇体内。

    巨蛇无声嘶吼咆哮。

    “镇!”

    天莽神王将法则涟漪压下,静静体会自身体内变化。

    “失去三成神力,失去一片大道碎片,反而消减了来自阴极界的压迫,激发了我的潜力!”

    天莽神王手搭在诡异巨蛇之上,眸中满是自信。

    魏龙也好,燕尘也罢,现在的天莽神王不惧任何一个人。

    若是往常,他早就放开手脚去做事了,但现在他学会了谨慎,学会了藏拙。

    “折腾,那就死命折腾吧,只有这样我才能看到机会!”天莽神王喃喃自语,语气冷冽。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再也不是原来一拳败北的他了!

    待他准备好,将横扫一切敌!

    皇都。

    安乐王府邸。

    化龙池内锦鲤畅游,吃着上好的饲料,有专人照顾,不断激发血脉,只为了那一丝化龙的可能。

    安乐王养龙鲤,不仅仅是他手握神兵化龙池,他更看重龙鲤的追求。

    只要有一丝可能,那就要尽力去追!

    他的大哥皇太子赵君无犹如一轮小太阳,镇压一切,若不是贸然渡金身雷劫会有大恐怖降临,否则其早就成就金身。

    安乐王就是龙鲤,他想要化龙。

    纵使只有一丝机会,他也会付出力。

    不惜将生死置于度外。

    “风云王朝、魏龙”安乐王看完手中的情报,脸色无比狰狞。

    一拳轰在化龙池内。

    如遭雷击,大片龙鲤被轰碎,金色的鲜血洒满化龙池。

    安乐王气冷抖,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一旁的清火王赵平还有孙山王赵兴,皆是小心站着。作为心腹手下,安乐王发火的原因,他们当然知道……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