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水浒任侠 2143章 一个人的天下无对,不如我的祖国举世无双,玉麒麟的归宿

2143章 一个人的天下无对,不如我的祖国举世无双,玉麒麟的归宿

    距离西辽国都虎思幹耳朵已不过七八十里的一处要隘军寨,连续数日成排的炮火连鸣,也早已将大片的壁垒轰得支离破碎。守军苦苦抵挡,不免伤亡惨重,而当齐朝攻城大军调拨部曲迂回抄后之际,两处寨门已经轰然崩塌,大批齐朝马步军锐士发出震天撼地的喊杀声,纷纷合围涌杀进去,西辽余部军旅抵死顽抗,恐怕非但难以挽回颓势,遭受敌方大军的前后夹攻更是战事险急。

    而死守要隘的主将耶律松山虽然也堪称是善于统军用兵的将才,在如今这等战略局势上已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他也难以回天。做为追随大石林牙西迁的辽朝旧部,打下大片江山的开国功臣,耶律松山也可说是如今西辽剩存最后的名将,但他也唯有尽可能率领残部杀出重围,再试图抵抗齐军的侵攻。

    这个时候,仍是唯有死战,与其引颈就戮,或是向霸占了故国山河的南朝齐人乞降求活,耶律松山仍然宁可抱着万一的希望死里求生。然而壁垒军寨内到处又是骑着高头大马的齐军,钢刀长枪肆意的猛砍直搠,大批守城军旅被杀得溃散,开始如没头苍蝇一般奔逃乱窜。耶律松山率领六七百余部军骑拼死冲杀了阵,终究仍是被一彪从斜侧杀出的齐朝马军给拦住了去路。

    已拼得浑身挂着数处伤口的耶律松山嗔目咬牙,恶狠狠瞪视过去,在觑见对面敌骑中打出的旗号时,竟然发现自己识得那员敌军大将的出身来头。

    当初耶律松山尚是辽朝军中少壮将官之际,也曾与南京道都统司内供职,以当初的析津府、如今的燕京为首府的旧识辽国南京道地界,由于本来与宋境河北大名府相隔不算路途遥远。是以耶律松山也曾听闻过,宋朝河北地界出了个甚么唤作玉麒麟卢俊义的大户员外,还听宋人赞说他武艺端的高强,枪棒本事自是天下无双无对。

    当年耶律松山的反应倒是嗤之以鼻,心说南朝宋人就是好夸大其词,区区一个养尊处优的富户员外,多半是被人巴结吹捧惯了,不是靠战阵上真刀真枪厮杀而扬名立威的,又能有甚么真本事?可惜没个机缘,否则教俺去试试他的身手,想必也能重挫那劳什子玉麒麟的锐气,就算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好歹俺还真想领教下,那卢俊义怎么就配得上枪棒本事天下无对恁般的赞誉了?

    然而耶律松山到底是无法料到,他的大辽国亡了之后,那个河北卢俊义当真凭着他马战高强的武艺集做了齐朝的开国功臣,更没有想到当年的一桩心愿,如会在如今恁般战事险急的时候实现......

    本来戾气满布的双眼很快便觑定对面直冲过来的军阵前面那威仪浑如天神的敌方大将,耶律松山嘴角竟微微翘起,露出一抹狰狞的笑意,旋即他嘶吼了一声,便率领其余甲骑部众直朝着前方奔袭而去!

    “来得好!”

    卢俊义纵马疾驰,眼见得对面那员西辽统军大将也不再奔走逃避,他也厉吼了声,随即快马加鞭直直迎将上前,手中那杆丈二点钢长枪也如转活咆哮的蛟龙一般旋舞了起来!

    双方军马终于恶狠狠的撞在一处,当即两军骑阵前列又是一阵人仰马翻,寒芒与血光交织乍现激溅,卢俊义与耶律松山的两杆长枪锋尖也重重的撞击在一处,直迸溅得火星四射。

    而正当卢俊义与耶律松山二人各自要施展出生平本事,尽可能尽快搠杀眼前这员敌方大将之时,紧紧追随着耶律松山,彼此间配合也端的默契的几员西辽骑将几乎在同一时刻高吼喝令,率领一小撮军骑拼死从两侧突杀过去,以血肉之躯将战团中鏖战厮杀的卢俊义、耶律松山团团围个正着,又有四员骑将迅速的往卢俊义那边催骑夹攻过去。

    哪怕是终究难敌南朝大军势众,拼着那些拼死抵挡敌骑围攻的儿郎性命不要...可是俺们再使出与耶律贵人擅用的手段尽快先杀了这员齐朝统军大将,才更有杀透重围的指望!

    如今战况险急,耶律松山自也顾不得逞强好胜的与卢俊义单挑放对,要争这一时片刻的机会促成以五敌一的局面,争取尽快斩杀这员齐朝成名勋将突围。然而当耶律松山再度狂吼着紧绰手中骑枪直搠过去时,他却见神情气定神闲、动作好整以暇的卢俊义看似随意的把手中大枪一摆,舞出一团团枪花,也教耶律松山顿感眼前一片缭乱......

    虽然五员敌将各自挺起兵刃同时攻来,卢俊义旋即旋转枪杆揉身如风车也是的舞动起来,但听得“铛!”“铛!”、“铛!”、“铛!”、“铛!”五声清脆的金铁相击声交织乍响,他轻而易举的格挡开齐攻而来的五把军械!

    卢俊义随即收势、出招的动作便如行云流水一般,迅捷得一气呵成,丈二钢枪撕裂开空气,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急搠而出,当即朝着左侧一员敌将的心窝攮去。虽然那员西辽骑将的身手也算敏捷,连忙兜马侧身避让,可是丈二钢枪却只搠出了一半便被卢俊义攥得定了,他瞧也不瞧,便如脑后生得双目也似又紧绰长枪往身后用力一搥,长枪尾端直搥中另一员挥刀劈来的敌骑咽喉,也当即将他的喉结搥得碎裂!

    口中咯出鲜血的那员西辽骑将双目如死鱼一般突出,他下意识的正要伸手捂住喉咙,诺大的身子却已倒栽坠下了马去。而卢俊义继续摆起长枪只在这片刻的功夫间以一敌四,雪亮的枪锋仍如旋舞肆虐的蛟龙也似的来回点头摆动,虽然耶律松山与剩余的三员骑将仍是拼死的要强攻上前,然而但见的卢俊义把手中长枪护住周身,舞动的密不透风,他们几人但稍有疏忽,当即便是夺命的杀招搠来,这根本是防不胜防!

    眼见得卢俊义施展开这等奢遮精妙的枪法,非但快逾惊雷,也将马战枪法的技法拿捏的恰到好处,而他每每一枪从料想不到的方位疾搠而出,耶律松山瞧了也不由感到叹为观止,然而此时他更是惊骇得难以附加,这才意识就算合自己与五员本来也以马战武勇见长的心腹将官合力齐攻,然而卢俊义完全有能力护住周身要害不失......

    耶律松山仍是咬紧牙关抵死猛攻,可他心里也蓦的意识道:休说是我等五人只要争着一时片刻的功夫,试图速取这卢俊义终究难以成事...就算如今非是齐朝兵多势众,而能教我等五人能尽管放手以五敌一与他厮拼到底...遮莫也仍不是这卢俊义的对手!?


同类推荐: 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无上魔尊